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乡的云

江南忆,最忆是赣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悠悠  

2010-12-11 00:16:29|  分类: 心情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往事悠悠 - 忆江南 - 江南忆,最忆在心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我的母亲是赣州人,赣南医专毕业后,她服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,上山下乡,分配到了比我父亲家乡赣县桃江还要更偏远的韩坊卫生院。

  那是七十年代,母亲带着年幼的我在韩坊生活,同在医专毕业的父亲在离我们很远的广昌工作。

  母亲不是赤脚医生,但,她经常背着药箱,步行到各个村子里,去给需要的人看病治疗。在韩坊的乡间小路上,常常有我们母子俩的身影:母亲背着药箱,我牵着她的手,努力迈开小脚跟随着她,当我走累了,母亲背起我继续赶路。

  我闹着要跟着母亲一起下乡,因为我不愿很长时间看不到母亲,没有母亲在身边,胆小的我会心生恐惧。可是,母亲带着我,走得慢,跨沟渠、走田埂,处处得小心。于是,有一次,母亲和卫生院的同事合谋,把我关在了她的门诊室里,她背起药箱又去出诊了,任我在她身后哭嚎。

  我在屋里踢翻了椅子,用幼嫩的小手不停地敲桌面、还生气地撕碎桌上的处方笺。

  当我哭闹够后,我仔细看了看房间四周,发现一个窗户的栏杆上,开着的一个小方口没锁上。我爬了上去,刚好我瘦小的身体可以从这钻出去。

  我逃了出来!

  跑出了卫生院,我不知道母亲是往哪个方向的村子去了,茫然中,我只知道要往田野中走去。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:我要找妈妈!

  我选择了韩坊卫生院出来往月岭方向的路。往那个方向去,要过一座小石桥,我经常独自一个人来这,光脚玩水,或捡些好看的石头。

  过了小石桥,我盲目地往前走去。每走上一会儿,我会停下来,朝着旁边的稻田及更远处,流着眼泪一声又一声地哭喊“妈——”“妈——”

  不知自己走了多久,我执着地前行着,竭力用撕裂般而又幼稚的声音不断地喊着妈妈。

  走了很远,时间过了很久,一直没有妈妈的回应。偏僻的路上,没有遇上一个人。走出这么远,我也害怕了,我陷入到了绝望中,伤心地放声哭了起来。

  突然,从背后,从我刚才走来的路上,传来了熟悉的、如天籁般的声音,叫着我的名字,越来越近。我转过身,看见妈妈背着药箱,从远处路旁边的田埂跑出来,焦急又惊喜地奔我扑了过来......

  这,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景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